啾仔的碎碎唸【Google★廣告贊助】

本Blog嚴禁頭香!
本部落格圖文著作權所有,請勿盜用 ©Seba 蝴蝶
啾仔給你跪呼籲:不要點菜、請勿下指導棋、挑錯字,不要催稿Orz,不要讓碎碎念越來越大串…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與管理人聯絡:ellen.jou@gmail.com *或私訊 蝴蝶seba粉絲頁
以下為野生的啾仔擺攤行蹤通報,有需要者請留意
2017預定參加販售會: 2月4日、5日 台北CWT、2月11日、12日 高雄CWT、2月25日、26日 台中

目前日期文章:200512 (2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二章


她得到了一個朋友。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這絕對不是偶然。

愛鈴今天已經第六次「偶遇」這個奇怪的李學長。雖然她可以裝不知道走過去,
但總有種奇妙的憐憫在她原本無波的心裡泛起漣漪。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遇到愛鈴,只讓他更劇烈的思念殷曼。但是殷曼到底在哪裡?

自從狐影帶走了殷曼,不管怎麼問,狐影都守口如瓶。之前他可以漸漸死心,當
作自己遺忘了這件事情…但是,現在呢?現在他可以當作沒這回事?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第一章


君心覺得自己很像變態。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妖異奇談抄 重逢之章


楔子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第二部 尾聲

荒涼蒼鬱的大地,永遠刮著冰冷的風。天空藍得接近冷漠,靜靜的俯瞰這片半覆
著霜雪的大陸。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6) 人氣()

這片深愛的家園啊…即使閉上眼也看得見。每一吋土地…每一塊岩石…我們都知
道,我們都了解…


婦女們輕輕的哼起歌,這是每個小孩都會的兒歌。她們不像男人高聲唱著雄壯軍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慕德只覺得兀那突然安靜了下來,呆呆的望著前方。他有種強烈的感覺,兀那既
在這裡,但也不在這裡。

他觸摸兀那,卻覺得她燙得像是一團火焰。她在發光,慕德想。即使他的視力全
失,卻可以「看」到她燦爛宛如深夜的天狼星。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漸漸走近獸人村莊…門口依舊有忠誠的守衛。

只是他們被長矛釘在門口的石柱上,盔甲上插滿了箭,已經化成白骨了。兀那呆
立了好一會兒,狂呼著衝進村莊,只見到處都是淒涼的屍骨,大火焚不盡堅固的
石屋,也沒燒完這些可憐的族人。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或許是經過惡魔的混雜,慕德受到的衝擊反而小,相形之下,兀那被傷得很深。

她還在一片混亂中。從小接受的教育都成了泡影,她覺得自己輕飄飄的,沒有著
力的地方。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不知道飛行了多少時間,直到夕陽緩緩的在遙遠的地平線染遍金光,異樣的龍飛
向海面的一叢蒼翠。兀那和慕德半飄半浮起來,從龍背緩緩降落在雪白的沙灘上。

一落地,兀那微微一偏。這擁有雪白沙灘、蓊鬱森林的小島,竟然隨著海浪上下,
宛如船隻。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第二部(七)


出了伏流地穴,只見碧綠洶湧的大海就在眼前,沈默的從蜿蜒崎嶇的山徑行走,
兀那扶著慕德,緩緩前進。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出於暗精靈王都的地下伏流,原是中立地帶的瀑布,水流湍急,匯集在大湖之中,
卻被山壁所阻,奔流於地下,稱為冥泉。水勢浩大,波濤洶湧,若不是暗精靈打
造的細舟,不能行船。

原本這細舟並不是拿來載人的。暗精靈歷代君主過世,都由軍隊穿戴全黑,護送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第二部 (六)

他們在長廊飛奔,驚動了所有的暗精靈。雖說君主有令,讓他們自由進出不可拘
禁,但是看他們直奔君主寢宮,依舊緊張了起來。服侍他們的女官第一個攔在前
頭,「貴客何往?!君主有疾,不見任何外客,何況又無君主諭令?切莫為難我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他們在這個暗精靈王都住了十來天,大約是他們的修煉生涯中最舒適的日子了。

雖說暗精靈情感內斂,不尚奢華,但是他們纖細敏銳、愛好藝術的天性和銀白精
靈是相似的。即使居住在黝暗的地穴中,他們依舊將城市修築的美侖美奐,即使
是無職的平民百姓,衣著再怎麼簡樸,也素雅潔淨,居處一塵不染。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他們的傳送居然沒有終點。只見一片白茫茫的光,兀那在呼嘯虛無的風中緊緊拉
住胸前沾滿鮮血的慕德,伴隨著巴列斯慷慨激昂的破口大罵,足不點地的漂蕩著。

撒哈克這擊險些要了慕德的命。幸好他們身處守門人的防禦範圍內,這才卸去了
大半的傷害,但是被干擾的傳送陣卻因此找不到方向和目標。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在他們還想不到如何上去的時候,慕德的手又不聽使喚的舉了起來,就在牆上,
有個很淺很淺的手印,微微的發著咒光。

一搭上去,他們全身籠罩著微光,瞬間通過了上方的出口,來到一個廣大遼闊的
禮拜堂。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四)

兀那將婆婆的裝備武器收拾起來,卻沒有穿戴。安靜的收進一個魔法袋子裡。這
個特別的袋子,可以收藏許多物品,每個有職者都有。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兀那是不哭的,他明白。但是他聽到了兀那內心沈痛的哭泣。很痛很痛的哭,為
了許多無辜的生命哭,為了殺人的罪惡感哭。

他完全明白。他也親手殺過人。那種黑暗…可以將人拖到深淵。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誰也不能給他們答案。

兀那茫然的看著焚毀殆盡、死氣沈沈的村莊,激烈銳利的痛苦刺進她的心中,徒
勞的搜尋生還者,卻翻到那位獵戶空洞張大眼睛的屍體。

蝴蝶(se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