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最後,依舊微笑。
那株笑咪咪、到現在還茶不到名字的小蝴蝶蘭,開到這種程度,還是堅持著,堅持到枯黃了一片葉子,堅持到最後一刻,依舊笑盈盈。實在看不下去了,我把她的花梗整個剪掉,上板。她就是我的蝴蝶姬了,我尊敬她那堅持到無可堅持的精神。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其他選項

好康快訊

    相片資訊

    本日人氣:
    0
    累積人氣:
    0